秦艽艽

懒惰笨拙的产粮者

女儿超好看 有没有人在天净沙月敲山门啊 一起玩

死亡 (邦信

2 回忆
       “你问我如果我喜欢上一个人我会怎么样,当时我只是笑着回避了你,现在我想告诉你答案了,所以你回来吧。”
                                                                                          ——节选自《刘邦的日记》
          
           韩信大学是体育部部长,凭着矫健的伸手和引人入目的红发得到了不少好评渐渐也成为校园风流人物。同样他暗恋对象刘邦也是个校园风流人物,他出众的是痞子一样的性格和绅士一样的外表还有学生会主席对他的‘高端’评价“金玉其表败絮其中”。
           刘邦大韩信一届,韩信第一次看见刘邦是在校庆上,在极度无聊的时间里刘邦作为大会主持人的一员出现在韩信的视线了。
           韩信睁大了眼睛,那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不是那种擦肩而过的见过,是拥有过无数故事的似曾相识。韩信屏住呼吸看着那个人拿起话筒向大家鞠躬,仿佛礼堂里只剩他们两个,仿佛时间凝聚在这一刻。然而刘邦第一次看见韩信是在校庆结束一个月后的广播室里,被派来读早间新闻时留意到站着休息间里低着脑袋打游戏的韩信,刘邦看着对方的红色头发摸了摸下巴。他知道这个人,就是学妹们一直在议论的绝世帅哥吧,刘邦向正执勤的老师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然后走近休息间准备看一看就知道学妹口中那个帅哥长什么样。
           “啊...这还怎么玩啊...”韩信看着角色尸体被敌人踩踏有些无奈,抬头的一瞬间对上了刘邦的视线...
            ...
            两人都没有说话,韩信是惊呆了,为什么在自己偷懒的时候会碰见暗恋的人?刘邦是被吓到,眼前男人长得还可以,但是没有想象中的惊艳只是耐看的美。
            “你...你好啊。”韩信把手机摔到床上站起身来,向对方打招呼。
            “嗯...你好啊...”刘邦摸摸头微笑着对韩信点点头,“你在玩这款游戏啊,好巧我也在玩。要不要加个好友一起?”
             一切的开始就是这里,从一个游戏为契机深入对方生活,刘邦就是这样一个人,从来不实打实进入到你的生活也不会刻意退出。韩信甚至曾经怀疑过,自己是否真正融入到他的生活中,在韩信眼中的称兄道弟是不是在刘邦眼中有着一样的含义。

死亡 (邦信长篇

1开端
       黑夜像一桶被打翻的油漆,泼洒在韩信身上,使他几乎融入在一片漆黑中。
       “你确定这样做真的能让他看见我吗?”韩信对着一个白发老人问到,“我真的已经绝望了,不管对我自己还是对那些派不上用场的办法。”
       “你需要耐心。”老人坐在藤木椅上,轻轻叹了一口气。
       “耐心?我已经死两年了!我没时间等了,再不成功我就要成怨灵了!”韩信用力拍在眼前桌子上却扑了个空,“我现在什么也碰不到!也没有人能看见我!我真的等不了了...”韩信慢慢蹲下身有些崩溃的喊着,也许是长期无人知晓的寂寞或是未了解的心愿在作怪,韩信哽咽起来。
       “你已经死了,忘记今生的感情是你转世的最便捷途径,为何你偏要去选那个最麻烦的呢?”老人也苦恼万分,韩信死了,被人陷害死的,他生前有个暗恋的人叫刘邦,然而直到死都没进一步发展甚至没有告白。他们都说杀死自己的是那个人的其他爱慕者,刘邦在韩信葬礼上待了很久,直到所有人都已离开才晃晃悠悠的走出了陵园。
        韩信想告白,想到投不了胎。  
        老人站起身来从身旁的桌子里拿出一个破旧的木盒递给韩信,“这个是上一个来我这里希望续命的人还回来的,这件东西经很多人手了,但终是被还退回来,不知你会不会也原封不动的还给我。”  韩信接过盒子掂量了一下并不是什么沉重之物,“只要打开便能使用,一个月的时间。”
         “所以之前的那些人是都没打开过吗?”韩信眯起眼睛看着老人。老人笑了笑“是的,不过我还没说完,使用它过后你会感受到全身被撕裂的疼痛,当然你可以放心并不是真正的撕裂肉体,你肉体已经化为肥料了,撕裂的是你的灵魂,那种疼痛会是你从未体验过的。”
          韩信嘁了一声转身便走“谢谢您了啊。”
          老者望向眼前慢慢走远的男人最后叮嘱了一句“别后悔你做过的事情。”
          韩信停顿下来,然后又恢复原来的步伐离开了老人的视线。老人看着韩信身影消失勾起了嘴角。

准备发个邦信新文 这里给个大概内容
韩信死了→有未完成心愿无法投胎→用尽一切办法去找刘邦想告诉他自己的情感→...→happy end

师兄我爱爱爱爱你

倾家荡产终于嫖(划掉 见了师兄

讲个史向(大概 的故事吧

战神
引子
韩信草民出身,从未得到过真正的尊重,他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嘲讽或者无视他都不曾关心过,毕竟这是他上半生一直在经历的。   萧何是韩信生命的一个转折,他把韩信带入到一个新的世界,有了新的生活。但是他最感谢的不是萧何,而是那个救他于水火又推他坠落粉身碎骨的男人-------刘邦
1   
       或许第一次见刘邦只是在项羽的军营中,看着一个邋遢的草民站在庭院里和项羽他们讨论着人马的问题,可能出于震惊或是和他同样曾是最底层的人物的感同身受,他对刘邦滋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感。
        或许是同情。
        他有一身的本事但都无从释放,在项羽营地里一次又一次的不被重用不断地击打着他,萧何像是一个千年难遇的知己,能一眼看透自己的才能并认可自己把自己推荐给刘邦。
        天从不掩埋一颗会发光的金子,他总会被人发觉然后利用。
        只能说是利用吧大概。
2
         韩信是战神,公认的战神。刘邦常说自己没有选错人,说韩信是这个时代里最适合自己的,最适合自己阵营的。
        韩信当然没有辜负萧何的推荐和刘邦的赏识,战必胜,攻必取。
        在韩信看来刘邦比项羽强,不仅强在他赏识韩信还强在他懂得天下比一场胜仗要重要得多。刘邦顾及大体,不贪图一时的胜利。
        刘邦对韩信的情感随着时间的增多变了质,他开始依赖韩信,始于依赖的爱,终于信任。刘邦说曾对韩信说“你的功绩不可磨灭”一类的话,并不是阿谀奉承,是发自内心的认可。
        韩信前半生从未得到过这种认可也从未拥有过这种情感,刘邦像是一缕白月光,透过万物的遮挡和阻拦找到了韩信,包裹住了他。人生第一次被鼓励,韩信爱上了他。
3
        或许两人之间的感情都称不上爱,但是在那个感情畸形长辈赐婚的时代里,他们坚信着这些心心相惜的情感就是爱。
        战神也是个普通人,终会生老病死。韩信生病了,刘邦在他床边悉心照顾,未离开一步。甚至叫来了最好的医师来诊断病情,张良从未把这些事情挑明说出来,两个大男人的断袖之情在当时是很令人尴尬的,没有人想为了一个将军去毁了自己的百姓对自己的看法。
        刘邦算是进尽恩情了,他从未抛弃过自己对韩信的这段感情,对韩信体贴至极。
        “君主,您的关心事后我定将加倍报答。”韩信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有些不知所措。
        长期握剑征战沙场的男人的手绝对不会修长纤细,老茧布满手掌,握起来手感并不好,但是刘邦握着那双手心里竟有了一丝满足。
        这双手只要包裹住就不会离开了吧。
4
        韩信和刘邦性格截然不同,他把对刘邦的感情完完整整的掩藏在心底。他是君主我是将军,成何体统。
        但是现在手掌传来酥麻的触感把他深藏的情感一丝丝抽出来,刘邦的手指在摩擦着韩信手掌上的老茧。
         “韩将军觉得我刘某平日对你如何?”刘邦似不经意的问起,心底却打着自己的算盘。
        “君主对韩某好,韩某可以看得出。”韩信抽回被对方拉住的手,“一切韩某都会报答,愿用尽生命去帮助君主。”刘邦笑了,这明显不是他想得到的答案,但是他也得到了满足。
        用尽一生么…那就让我看看你的一生还能有多精彩。
        刘邦拍拍手站起身来,“韩将军别让我失望。”
5    
        大家都承认,韩信在战场上的身影很帅气,刘邦听到后只是点点头说上两句附和的话。随后就把私下传播消息的下人给杀了。    
        闲话从来不会停止,只要人在,只要人有心思。真实和虚假不会被关心,一传十十传百。随后传到刘邦耳朵里。    
        韩信要谋反。     
        刘邦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推到地上,他烦透了。韩信谋反?真的假的?     
       “韩信啊,你要我怎么办?”刘邦抓住自己的头发,感受到自己妻子关心的抚摸,在一番思考后把事情说给了妻子。可能不应该这样做,后宫从不应干政的。     
        刘邦并没把告诉妻子这件事放在心上,韩信为自己做了这么多,还有自己变质的君臣感情都时时刻刻提醒着刘邦,韩信不能动。他封了侯给韩信,他把自己笨拙的心思一点点暴露出来,吕后慌了。     
        自己的丈夫要变心等同于被谋反,更说,这两件事情要同时发生。吕后慌得不行,她叫来了萧何议论此事,只是说了韩信要谋反一事。
6     
       若先不论消息属实程度,韩信比刘邦要强,如果谋反恐怕是要成功。     
        萧何动心了,尽管是自己拉韩信入伙的,但是要是动摇到自己的地位,他也怕了。人都是自私的,谁不想安稳一生。所以面对皇后强硬的要求他妥协了。     
        趁刘邦不在,两人用计杀了韩信。
        刘邦赶回来的时候,面对自己的只有一具尸体,伤痕遍布,苍白冰冷。刘邦感觉眼角湿了,不知道是该开心去掉了最大的隐患还是应该悲伤爱人的离去。
        韩信死的时候可能很冤枉,不是自己心里的那个男人来处决的自己,甚至连见都没见到最后一面,感受着身体里血液的流失,似乎连同着那份对刘邦的感情也流失出去,他不恨刘邦,是他给了自己现在这些荣华富贵和立功的机会,一个被认可的体验都提醒着自己,可能造成自己死亡的只是自己。
7     
        刘邦很快就老了,也病了。他看着那些大臣面对自己的怒气跪卧在地上哆嗦个不停,笑了出来。     
        大臣们都不敢抬头,只是听着刘邦笑着,背后发凉。刘邦想起韩信了,那天他对着韩信的尸体看了很久,对这个人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恐怕只是依赖吧。如果能再信任一点不去相信那些下人的话,不和妻子讨论这些没有根据的事情,是不是韩信现在还能活着。    
        韩信是公认的战神,战神没能死在战场上而是让谗言和人用计害死,刘邦笑出了眼泪,倒在床上,拉住急忙赶来的妻子的手,“你说韩信他恨我么?”    
        “他本是草民,还不是您的重用他才有了这么多好差事!但他到头来竟想谋反,杀他应当!”吕后有些心虚,怕刘邦想起当时的事情怪罪下来。                               
       “是,他该死。不能让他再多等了,我也该走了……”     
        “是我欠他的,来生都会还给他…他为我立的功为何最终都不能免他一死呢…”     
        随着刘邦囔囔自语的结束,生命也画上了终止符。
        最终病逝于韩信死后的一年。      

警匪现代同人文⑲完结

*
韩信辞职了,去当了个小交警。
“听小婵姐说韩警官出院是被刘邦接走的。”小乔整理着文件对着躺在桌子上发呆的孙尚香说着。
“听露娜说刘邦满脸堆积着恶心的笑还帮韩信拉开了车门。”孙尚香闷闷的回应着。
“听我说啊,露娜最近一直在调戏貂蝉,貂蝉也不追着赵云了,只有吕布还坚定的追着貂蝉。”甄姬端起一杯茶参与了八卦小组。
“诶!”

韩信躺在king size的床上时脑海里还循环着刘邦的那句“我也爱你,从来没改变过。”听见旁边浴室的门打开,刘邦裹着浴巾带着一股湿气走了出来,“想什么呢?”走到床边宠你的捏了捏韩信的脸。
“没,我是不是被你给灌了什么迷药。”韩信瞪着空洞的双眼感受着身体的酸痛,“好痛的刘邦,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臭 变 态。”
“我明明询问了你的意见才动的,”刘邦钻进了被子。
“啊啊别躺过来!头发在滴水!”韩信推开刘邦贴过来的身体,然后反被刘邦抱住,示意着挣扎了一下便放弃,老老实实的窝在对方怀里,感受着对方因为刚泡完热水而高于平常的体温,“刘邦啊,这不是梦吧。”
刘邦低头亲了亲怀中的人,“要是梦的的话,就别再醒过来了。我爱你,不管是不是梦我都爱着你,从来...从来没改变过的,亘古不变。”
韩信转过身回搂住对方的腰,慢慢闭上眼睛,“晚安,我爱的刘邦。”
“晚安老婆。”
“谁他妈是你老婆?刘季你给我起来!”
“刘季!”

警匪现代同人文⑱

*
韩信看见刘邦的时候对方脸上笑的温柔到恶心,身后是貂蝉和一个明显闹着脾气的女生。貂蝉踢了露娜一觉,因为她想跟刘邦动手,貂蝉的后话‘我们和土匪头子那种流氓唯一的区别就是我们会用语言解决问题,你给我好好学着’。
“人我们给你带到了,好好聊聊我们先走了。”貂蝉说完就拉着不情愿的露娜走了。
韩信看着刘邦不知道该说什么,说看我们都还活着,还是说你还好吗?哪一个听起来都蠢爆了,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狠狠地抱一抱对方,骂他为什么不死,然后再温柔的对他说幸好没死说自己现在有多沉迷于他。
刘邦也没说话,慢慢走近躺在床上脸色依旧苍白的对方,只是静静的凝视。
那种凝视仿佛他们直接隔了一个宇宙,无论怎么样都触碰不到彼此,唯一的交流只能依存在对视上。
“咳,”韩信摸了摸鼻子,这是他不好意思时候的反应。“活着就好。”我还可以看见你,还可以爱你,还可以有所寄托。
刘邦笑了,那笑驱散了韩信一身的寒冷和无助,他感觉身边的温度在回升,所有的感官开始复苏。“我去救你了,我以为...你死了,我没碰到你的身体,我看他们叫你你都一点反应没有,我真的以为你死了。”刘邦脸上的表情变了变,嘴角还在上扬但是眼里已经蓄满了液体,丑死了,韩信在心底骂着刘邦。
“我也以为你死了。”韩信现在心静如水,他感觉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在波动他的情绪,人活着就好了,从不奢望那些梦幻的事情。“还好,都没死。”
“韩信,”刘邦沉吟了一会儿,“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还和你玩着猫捉老鼠的问题,活着从你的世界里彻底离开。我想了想,我不该因我的自私而左右你的感情和思想,你是人不是人偶。我爱你不是想害你,我也希望你能快乐一点少受点伤。”
韩信看着对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安静的倾听着。
“我其实...挺丢人的,你身受重伤昏倒,我是低血糖。”刘邦低下头,韩信看不到对方的脸,“我早上醒的,两个小时前来了一趟医院,问到了你的病房号,但是没脸见你。”
“我以为我能救你。”
“我站在门口等着时机,我听到了黄忠疯癫的咒骂。”
“我打了黄忠,把他打到地上看着他的血掺杂在你的血中。”
“他跟我说他不亏,说你死了。”
“我真的...”
“够了刘邦。”韩信打断了对方的喋喋不休,刘邦已经把脑袋压到很低双手抱着头,痛苦的颤抖着。“我还活着,你看,我还能摸到你。”韩信伸手附上刘邦的头,感受着对方颤抖减弱,“我没怪你,之前没有,现在也不会。”刘邦突然握住对方的手抬起来头,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韩信,韩信把刘邦拉着的那只手贴到对方的脸上,尽量温柔的抚摸着对方湿润的眼角。“没关系的,噩梦都没有成真。”
“雏儿,你爱过一个人么...”刘邦偏过头让韩信的手更贴近自己的脸,直到能感受到对方的茧子的脸上刮划。
“我爱过。”韩信破天荒的回答了刘邦无聊的问题,然后在对方失望的表情中继续开口“我现在还爱着他,我爱他对我开的劣质玩笑,爱他坏坏的笑,爱他因我难过悲伤的脸,爱他坐在我身边向我认错。”
“刘邦,我啊,恐怕真的爱上你了。”

警匪现代同人文⑰

*
貂蝉当然不知道刘邦在哪里,她只是为了安抚韩信随口答应的,也许可以借这个机会去找找赵云...貂蝉开车一路绿灯回了警局,去看见刚刚口中的那个新人正在门口站着,“回来了啊。”露娜勾起嘴角看着愣在院子里的貂蝉,“我有事要做,你先让开。”貂蝉低着头走过去。
“做什么?”露娜挡在门口不让貂蝉进去,“让我帮你啊。”
“我要找赵云!”貂蝉接近崩溃,瞪上对方的双眼,看到露娜眼底一丝戏弄的滋味,“快快快让开!”
“啊,赵医生啊,刚刚出去了,和调查科的那个什么什么亮一起。”露娜一副思考的样子。
“诶?那怎么办,找你也没有用,你知道什么啊。”貂蝉崩溃了往门槛上一靠也不打算进去了。露娜拍拍胸脯“说吧!怎么了,我能帮你的。”
貂蝉抬眼看了对方一下“我找刘邦。”然后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不管过程多复杂露娜还是成功的帮貂蝉找到了刘邦的住处,露娜开车带貂蝉来到刘邦住的小区门口被保安拦下,露娜掏出警证说来出任务,保安也不敢再阻拦便放他们进去了。停了车以后两人一路小跑跑到楼下坐上电梯。
可能相爱的人多少都有点感应,刘邦刚穿上衣服打算再去看一眼韩信,推开门就看见门口的貂蝉和露娜,那两人也是吓了一跳,“那...那个刘先生啊,你现在有时间么...”貂蝉推开拉着自己的露娜,皱眉询问着刘邦。
“啊我记得你,上次还喊我土匪头子的就是你吧...”刘邦摸摸后脑勺露出疑惑的表情,略带狡诈的笑,这是事后貂蝉对刘邦的评价‘奸诈狡猾的土匪头子,就算韩信跟了他他也永远不会变得正经’。
貂蝉有点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啊...那不是...”还没说完露娜就挡在了她的身前,隔开了刘邦审视的视线,“跟我们走一趟,”露娜微仰着头,“韩信想见你。”
刘邦站直了身子,“嘿呦,那你们这是请人来了还是绑架来了。”
露娜活动了一下身子“那得看您配不配和了。”